現在的位置:主頁 > 產業 >
產業

動漫公司中報:奧飛靠衍生品撐營收 長城動漫業績最差

夏天過去了,這個夏天影視圈最吸引眼球的必然要屬國漫。

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僅斬獲了超過48億的票房,位居總影史第二,還一度將背后的出品方光線傳媒的股價拉至9.14元。據測算,光線傳媒可能憑借哪吒獲得票房分賬收入超過10億元。9月7日上線的另一部國漫動畫《羅小黑戰記》票房也輕松過億,在豆瓣斬獲8.3分的好成績。

真金白銀的收入提振了國人對國漫的信心,然而,在國漫成績斐然的背后,A股動漫行業上市公司的表現卻不盡人意。

目前,A股主營業務為動漫產業的上市公司有四家,分別是奧飛娛樂、祥源文化、長城動漫和美盛文化。其中,市值最高的是奧飛娛樂,當前市值為89.44億元,其次為美盛文化,市值54.12億,再之后是祥源文化和長城動漫,市值分別為28.24億和13.85億。

2019年半年報已經披露完畢,據財報,奧飛娛樂、祥源文化、長城動漫2019年上半年營收均下滑,其中長城動漫下滑趨勢最為明顯,對比去年同期減少46.13%,營收僅0.32億元;奧飛娛樂營收13.6億元,對比去年同期微跌2.52%,祥源文化營收2.79億元,同比下降19.35%。四家動漫產業公司中,唯有美盛文化的營收實現增長,為5.17億元,對比去年同期增長39.56%。

凈利潤方面,營收增長的美盛文化增收不增利,凈利潤同比下滑136.03%,虧損0.17億元;長城動漫實現凈利0.03億元,同比下滑67.72%;奧飛娛樂和祥源文化凈利潤均呈增長之勢,分別增長7.63%和7.58%,實現凈利潤1.11億元和0.44億元。

布局產業鏈 主營業務多為動漫“邊緣”業務

仔細看財報我們發現,所謂A股動漫產業的公司,本身不是主要靠動漫內容來獲利。

營收結構上來看,奧飛娛樂的支柱型業務為玩具銷售和嬰童用品,合計占比高達76.87%,影視和電視媒體業務分別占營收總額的14.72%和3.31%;長城動漫的支柱型業務為游戲,占比高達74.78%,動漫產品營收僅略高于旅游業務收入,占比12.89%;

美盛文化的支柱型業務則為服飾,動漫服飾營收占比為47.82%,其次為游戲平臺收入和玩具制造收入,分別占24.90%和21.26%。據2018年年報披露,美盛文化的經營模式主要為與大型動漫公司合作,開發以服飾為主的動漫衍生品從而獲利。

此外,于2019年6月重啟IPO、擁有耳熟能詳IP“熊出沒系列”的華強方特,營收占比最高的為文化科技主題公園,占總營收的83.09%,位居第二的文化內容及服務占總營收比例僅16.68%。

看起來和動漫業務關聯最緊密的是祥源文化,動漫及衍生業務在總營收中占比56.75%,為核心業務。據財報,祥源文化的主要盈利模式為出售線上或線下版權及創意動漫產品實現收入。

數據來源:財報、新浪財經整理
數據來源:財報、新浪財經整理

動漫產業鏈一般可分為上中下游三個部分,上游為內容創作板塊,主要是文學、漫畫、游戲IP的原創產出等,中游為內容發行,包括衍生品發行、影視動漫書籍等內容的直接發行,下游為內容消費。

目前來看,A股動漫產業的上市公司幾乎都處于中游內容分發這一板塊,且多數為細分中的衍生品內容分發。

這種現象和A股上市的動漫公司背景不無關系。

資料顯示,奧飛娛樂做玩具起家,直到2007年才通過股份制改造由玩具產業漸漸向動漫生態擴張;美盛文化成立初期從事的是西方節日飾品的生產和銷售;而長城動漫前身從事的是和動漫行業八竿子打不著的焦化產業,2014年底長城集團入主四川圣達,以現金收購動漫公司的方式簡單粗暴的進軍動漫行業,原焦化業務直到2016年才完全剝離。

從產業鏈的示意圖來看,奧飛娛樂和美盛文化兩家市值最高的動漫公司,走的其實是一條“逆產業鏈”的路線。這兩家公司的主營業務都為中游中相對終端的衍生品銷售,在主營業務穩定的同時,開始向上游內容創作方面布局。

熱衷并購的動漫行業

談到動漫產業,就不得不提到迪士尼。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動漫公司,迪士尼的業務涵蓋動漫內容生產、影視娛樂、樂園及度假區、消費品等多個方面全產業鏈。

行業內幾乎所有的公司在并購的時候都打著“打造東方迪士尼”的旗號。奧飛娛樂和美盛文化打造產業鏈的方式是衍生品銷售慢慢向上游內容生產方向擴張,而長城動漫作為資產重組的后入局者,野心更是不小,在資產重組的同時,就大手筆的收購了包括內容產出和內容分發等多家影視動漫公司,試圖一步到位。

據上市公司公告,長城動漫資產重組同時收購高溢價現金收購7家動漫產業鏈相關公司,其中包括內容創作方向的宏夢卡通、東方國龍等,也包括衍生品銷售的天芮經貿以及實景娛樂方向的滁州創意園。

相對于長城動漫來說,美盛文化的并購、投資動作更為溫和和克制。

美盛文化投資和并購的公司中,稍顯亮眼的是真趣網絡和同道大叔,分別從事手機游戲開發和著名IP同道大叔的運營,投資金額不大,分別為1818.18萬元和130.57萬元,對比長城動漫出手即上千萬差距明顯。此外,天眼查數據顯示,美盛文化還參投了部分原創動漫制作和開發、漫畫閱讀平臺以及AR、VR相關產業公司,基本都是處于天使輪或Pre-A輪,還在孵化階段。

奧飛娛樂不及長城動漫激進,不及美盛文化克制,但在投資并購的數量上遠勝于上述二者。

從天眼查數據來看,奧飛娛樂不僅斥巨資布局于動漫產業上游的原創內容生產,還涉獵于游戲開發、人工智能、乃至金融科技等行業。其中,并購有妖氣、原創動力(喜羊羊與灰太狼IP)、布卡漫畫等分別耗資9.04億、5.36億和1億人民幣。

另一家上市公司祥源文化,最重要的一項并購為收購廈門翔通動漫有限公司。

2015年,當時名為萬好萬家的祥源文化以1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廈門翔通動漫有限公司,后者旗下有綠豆蛙、酷巴熊等ip,同時二者簽署業績承諾,廈門翔通承諾2014~2017年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370萬元、10988.30萬元、14145.30萬元、15548.36萬元。

雖然搞投資并購是A股動漫行業上市公司的慣常操作,但從投資標的業績來看,這些上市公司的眼光似乎卻不太優秀。

長城動漫以現金方式高溢價收購多家動漫公司,試圖打造動漫全產業鏈,但在2019年半年報中,公司遺憾宣布當年的收購標的東方國龍、新長城動漫、宏夢卡通、美人魚動漫因人員流失嚴重已無經營業務,動漫衍生品公司天芮經貿業績滑落明顯,營收下降1415.68萬元,報告期虧損195萬元。

目前,長城動漫賬面負債高企,逾期債務總額高達2.26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僅0.23億元,這都和當年激進并購質量堪憂的子公司不無關系。據資料,高溢價并購的動漫公司中,東方國龍旗下IP杰米熊知名度較低,而曾出品“虹貓藍兔”系列的宏夢卡通,在并購完成后即接近解散,公司后續也未對這一知名IP進行有效運營。
此外,因“趙薇事件”而紅極一時的祥源文化,近期控股子公司也遇見了麻煩。

祥源文化較為矚目的兩則投資事件,一則是以1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廈門翔通動漫有限公司,雖然簽署了業績對賭協議,但據財報披露,2016年和2017年,廈門翔通均未實現業績承諾,2016~2018年,祥源文化合計計提商譽減值約1.7億元左右。

另一則是2015年,當時還叫萬家文化的祥源文化增資后成為眾聯在線的控股股東。眾聯在線主要經營互聯網金融業務,2019年9月4日,祥源文化發布公告,稱控股子公司眾聯在線決定停止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旗下黃河金融平臺將不再運營。

投資標的質量堪憂,一系列資本運作之后,收購標的未能如期望般帶來可觀利潤,反而因高溢價積攢了大額商譽,并購資金無法收回,商譽減值沖減資產,也直接影響了上市公司當期業績。

據公司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四大動漫公司中奧飛娛樂和美盛文化商譽分別為30.52億和15.57億,占據前兩位;從商譽占凈資產的比例來看,長城動漫商譽遠超于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十分矚目,2019年上半年占比高達2752.17%,商譽嚴重拖累公司經營。

回看2018年數據,A股動漫行業的四家公司中三家凈利潤虧損,其中奧飛娛樂虧損達16.3億元,當年計提商譽減值損失9.44億元,長城動漫虧損4.49億元,當年計提商譽減值損失3.28億元。2018年,上述四家公司計提的商譽減值損失從0.88億到9.44億不等,直接拉高了當年的營業總成本,拖累公司當期凈利潤。

內容創作難盈利

2015年,光線成立彩條屋影業,隨后彩條屋投資了一系列動畫工作室,并出品了多部動畫電影。

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2016至2018年,彩條屋出品的動畫電影票房起伏較大,最高為和華強方特合作出品的《熊出沒之變形記》,目標觀影群眾相對低齡,最終斬獲6.06億票房,最低為曾獲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的《大世界》,票房僅262.9萬。

在哪吒48億奇跡之前,彩條屋出品動畫電影過億的僅《熊出沒之變形記》和《大魚海棠》兩部,被寄予眾望稱作“中國版《你的名字》”的《昨日青空》最終票房定格在8382.8億元。

《哪吒》票房奇跡的背后,大多數動漫內容盈利沒那么簡單。光線旗下彩條屋影業總裁易巧曾接受采訪稱,中國95%的動漫公司都不盈利。

參與出品《大圣歸來》的大千陽光,曾于2016年在新三板掛牌。這是一家與奧飛娛樂、祥源文化、美盛文化都不太相同的動漫公司,它主營業務是動畫影視和游戲宣傳片的制片制作服務,即處于動漫產業鏈上游內容制作板塊。

據大千陽光年報披露,2016年至2018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225萬元、2083萬元、2070萬元,2016年和2017年凈利潤分別為100萬元和109萬元,2018年虧損1040萬元。

財報顯示,大千陽光非經常性損益占凈利潤比重較大,2017年該比重曾高達75%,而非經常性損益主要為政府補助。剝離政府補助帶來的收益,登陸新三板以來,大千陽光凈利潤均未過百萬,甚至不及部分上市公司高管年收入。

盈利能力不佳,大千陽光作為原創內容生產商,在研發支出上投入卻相當可觀。據財報,2016至2019年上半年,除2017年,剩余報告期大千陽光研發支出占營收比例均超過10%。

對比看來,A股動漫行業上市公司的研發支出占比相對較低。

從天眼查數據來看,A股主營動漫衍生品的上市公司也開始通過對外投資孵化的方式逐漸向上游內容產出布局,以奧飛娛樂為例,公司通過參與戰略投資,向韓國動畫制作運營商FunnyFlux投資1620萬美元,布局動畫制作,此外還以9.04億人民幣和5.36億人民幣分別投資獨立原創漫畫網絡平臺有妖氣和動漫影視制作平臺原創動力(著名IP喜羊羊與灰太狼制作方)。

資本已經入場,孵化成果效果如何,就要留待時間和市場來檢驗了。

標簽: 動漫公司 奧飛
編輯:漫迷窩

熱門關注

江苏快3遗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 贵州快三和值振幅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新手买股票买什么价位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晚 河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润和软件股票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图 永之胜配资 福彩20快乐十分20选八走势图